饿了吗

刷屏不建议关注。

【求画手】
最好擅长q版。需要完成度。最近就可以交稿的。不擅长q版也可以的!有完成度就行!ヾ(・ω・*)ノ是同人稿具体私聊。稿费看完成度我们商议,会有样品寄出哦。
救救孩子

现在圈子这么乱了吗……´_>`……一摸一样的设定还有人点赞……还小团体……你们混圈是不是太乱了……

发个约的推吧唧画手给我涂的安哥哥吧(。)无敌可爱。

生日快乐小队长。今年是你进联盟第二年。你会获得第二个冠军。你是最强的存在。也是那么希望他可以陪着你。生日快乐。

贵妇与小白脸

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姐姐!大姐姐!

人面羊:

#400粉回馈


#女装藏注意


#OOC瞩目


#半藏(Hanzo)=花藏(Hanazo)


#麦克雷=詹森


#文名是瞎取的,文是瞎写的


#虽说是400粉回馈,我399粉的时候开始写这个,等我写完了之后我发现我已经466粉了_(:зゝ∠)_






    当麦克雷换好衣服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得到了坐在休息室的同伴们的一致赞扬。


    “衣服很适合你。”安吉拉称赞着麦克雷的酒红色西装,麦克雷很适合红色,无论是红色毛料的牛仔披风还是酒红缎面的西装他都能穿出不同的韵味来。


    平日里披着红色披风时的麦克雷就像美国西部正午的阳光,带着威士忌、硝烟和满满的风沙的味道;现在换上酒红西装之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了风流的绅士,热衷于在灯红酒绿的夜晚寻找合适的情人共度一夜良宵。


    “哦,你剃了胡子我差点认不出你了。”温斯顿挠挠脑袋又推了推眼镜感叹,“感觉年轻了10岁。”


    来找母亲顺便度假的“法老之鹰”法芮尔赞同的点点头:“感觉完全不一样。”


    而莱因哈特则是秉承了德国人的严谨:“麦克雷你的领结打得不对,平结和你的衣服根本不搭!”并且在得到对方“我只会这一种打法”的回答之后他走过去帮牛仔重新把黑色缎面的领带重新打了个半温莎结。


    最近才回归的安娜端着托盘走进休息室,上面是红茶和她自己烤的小饼干。


    “哦,杰西,你看着真帅。”白发的夫人放下托盘说着走上前帮他理了理头发。


    麦克雷温顺地弯下腰让安娜帮他整理头发,未了问了一句:“半藏呢?”


    “还在弄呢,源氏进去帮他了,宋哈娜卢西奥他们一群小孩也挤过去看了,耐心点,你要知道女人收拾自己所需要的步骤可比你们男人复杂多了。”安娜说着转身倒了杯茶递给麦克雷:“先喝杯茶,等等吧。”


    麦克雷喝着味道令人怀念的红茶,心里胡乱想着半藏穿女装会是什么样子。他想起半藏健壮的上半身和胸口手臂上的纹身,还有胡子、分叉的眉毛,无论哪一样看起来都是和女性毫无关系的(他选择性地遗忘了那位来自西伯利亚的女性战友)。


    他回想着接下来的任务,确保没有一点疏漏。    麦克雷将会伪装成一位来自美国的新兴军火商,而半藏将会伪装成他的情人。


    这次的任务是用伪装接近一个叫赫尔南德斯的意大利军火商人,这个商人表面上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总裁,私底下为黑爪在内的多个恐怖组织提供军火,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接近他,套取有用的信息。


    这个任务是需要男女搭配进行的,这种事本来就是暗影守望的工作之一,麦克雷轻车熟路,问题出在女伴身上,他们并没有十分合适的人选,赫尔南德斯是只狡猾的老狐狸,任何的异样都会让他心生警惕,所以他们必须小心谨慎,参与这项任务的必须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而在守望先锋已经解散的现在要找到这么一个特工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就在大家发愁的时候,半藏主动站出来接下了这个任务。


    “我在岛田家受过专业的训练,”他说着看了一眼浑身被机械包裹的源氏,“伪装和消息刺探,我想我能够接下这个任务。“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大伙儿看着半藏精壮的上半身和胡须,还是觉得有些怀疑和忐忑。


    


    他看着哈特莱茵高大的身躯,想象着半藏的模样,高大的日耳曼骑士正端着对他而言格外娇小的茶杯和安娜谈笑着。


    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在他脑子里跑过去:芭蕾舞裙、蓬蓬的公主裙、康康舞女高抬的大腿、酒吧女郎的屁股,乃至于宋哈娜平常穿的粉色兔子T恤,他把它们套在了半藏的身上,绷着他发达的胸肌……他又想到了半藏的臀部,捏起来手感好极了,这让他忍不住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红茶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等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就看见莉娜和宋哈娜、卢西奥三个人失魂落魄地走进来。宋哈娜一进来就瘫在了座位上,自言自语着:“第一次,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竟然输了……”


    “怎么了?”温斯顿关切地问着这三个似乎受到了巨大冲击的年轻人。


    卢西奥抓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忒乔了……”


    他们这个样子深深激起了在座各位的兴趣,法芮尔好奇的问:“是和服吗?”


    “是——唔唔!”莉娜刚想回答就被宋哈娜捂住了嘴:“他们马上就弄好了,你们到时候看了就知道了。”亚洲小姑娘挤眉弄眼的坏笑着,决心让其他人和他们一样大吃一惊:“他们来了。”


    麦克雷听见一串声音由远及近的朝这边过来了,是高跟鞋踩在合成材料地板上的清脆响声。


    嗒,嗒,嗒。


    一个身影拐进休息室,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感叹声。


    进来的是一位女性,穿着白色的女式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口可以看见汹涌的事业线和胸衣的蕾丝边,脖子戴着珍珠的宽颈链,白色的西装裤,露出穿着裸色的尖头浅口的细高跟鞋的纤细脚踝,外面披着一件驼色无肩线大衣。


    女性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掩盖住了脸上浅浅的细纹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上挑的眼线勾勒出妩媚的弧度,复古红的口红则画出了丰满的嘴唇。原本较粗的眉毛被修细了,不过仍旧保留着眉尾的分岔,让“她”的面容看起来更加傲慢。黑白夹杂的头发用发胶梳在脑后,只留下一缕刘海搭在前面以柔和过于锐利的线条。


    “她”气势非凡地站在那里,就像个女王一样,让人觉得所有人都该绕着她旋转、为她服务。


    安娜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绕着“她”转了一圈,从头打量到脚:“真是神奇的技术,不得不说忍者世家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唔,红底鞋,品味不错。”


    女性开口了,声音是低沉的男性嗓音:“谬赞了。”


    “半藏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莱因哈特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美人”,“真是太难以置信了!要不是事先知道我肯定会以为你是一位高贵的女士。”


    宋哈娜在旁边嘻嘻笑着说:”是吧!我们当初进去的时候也吓到了!“


    跟在半藏后面进来的源氏解释道:“我们用束腰和胸衣,把腰勒细同时把胸部往上推,配合胸垫制造出胸部的效果,臀部也有垫子。“


    安吉拉并不是很赞同的轻轻皱起眉头:“这样子压迫骨骼和内脏对身体并没有好处。”


    “没事的,怎么说我们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源氏安慰着医生,“ 这只是暂时的。”但是看样子医生并没有放下担忧。


    “但是你的声音怎么办?这样一听谁都知道你是男的。“卢西奥问道。


    旁边的温斯顿推了推眼镜说:“我想我可以帮你做一个变声器。”


    半藏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需要这种东西,他咳了咳嗓子,再开口就是一个略低、带着沙哑,但是和“她”的形象非常合适的声音:“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并不需要这种东西。”他的声音再次引得周围人的惊叹。


    麦克雷吹了声口哨,放下在看见半藏的瞬间差点打翻的茶杯走过去:“哦,亲爱的,你看着真美,就像个女王……”他牵起半藏戴着手套的手——他用这种方式掩盖自己手上常年拉弓留下的茧子和男人粗大的手指骨节。非常绅士地轻轻吻了一下。


    半藏非常配合地露出一个雍容的笑容。


    “多谢你的赞美,先生。”他低声说道,依旧是略有些低沉沙哑的女声,听起来性感极了。


    猎空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挠了挠壁纸说:“我怎么觉得……杰西你和半藏站在一起那么像个——”“小白脸儿。”宋哈娜迅速接道。


    众人安静了一下接着猛然发出爆笑。


    确实,麦克雷站在伪装成女人的半藏身边,半藏惯有的强势和高傲的姿态配合着麦克雷刮干净胡子后露出的英俊脸庞以及一贯的有些不正经的笑容,两者对比之下麦克雷看着真的有点像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士兵76意外的点点头,“岛田家的家主在对付那些‘上层人士’方面肯定比麦克雷强。”


“而且一个花瓶一般的小白脸不是更能让人放松警惕么?”76的话受到了大家的赞同。


于是原本的军火商詹森·布朗先生和他的东洋情人变成了花藏·琼斯夫人,一位从死去的丈夫手中接过产业并将其发展壮大的女强人和她的跟班兼情人。






    事实证明,半藏完成的比预想的还要出色。




    几次下来他们就成功和赫尔南德斯接触上了。


“哈哈哈,琼斯夫人,您真是太客气了。”赫尔南德斯大笑着,他看起来四十来岁,修剪良好的胡须和得体的服饰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学者或者绅士,只是一双狡黠的眼睛暴露了他的本质。


    在见面之前他曾经看过这个日本女人的资料,她在十五年前嫁给了她的丈夫,一个暗地里做点小走私生意的美国运输公司老总。五年前她的丈夫因为车祸去世,她继承了她丈夫的股份,以雷霆手段收拾了集团里的反对者之后将公司迅速经营壮大,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


    不过,


    他一双眼睛紧盯着面前的女性,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掉,“能和您这样美丽的女士相遇的我实在是非常幸运……“


    半藏——现在叫花藏,拿着手中茶杯,对对面的眼神毫不在意,笑得无懈可击:“赫尔南德斯先生您也非常幽默,自从那场车祸带走我可怜的丈夫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您不必这么生分,叫我花藏(Hanazo)就好。”


    赫尔南德斯下意识舔了舔嘴唇,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这个女人就像只大型猫科动物,危险而美艳。而他最喜欢这些了,在丛林里打猎的时候他会用猎枪把子弹送进这些美丽生物的脑子里,把它们的皮剥下来装饰他的房子,脑袋则做成标本点缀他的书房。对于女人也是如此,他已经忍不住开始想想她在床上会是何等风情了:“哦……这真是个十分美丽的名字啊,花藏,你也可以叫我詹姆。”


    他用一种深情的、黏糊的语调喊着她的名字,听得站在她身后英俊的棕发跟班悄悄打了个哆嗦,那个跟班看了看手表,上前俯身在花藏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她随即放下了茶杯:“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


“不留下吃个晚餐么?今天晚上有上好的黑松露和鹅肝酱。”赫尔南德斯试着挽留。


“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现在还有点别的事情。”花藏站起来,她身边的跟班将大衣披在她身上,赫尔南德斯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指抵住了嘴唇,“啊,啊。”美艳的东洋女人阻止了他,“亲爱的詹姆,要知道在东方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些沙哑的嗓音微微压低,就像一句情话,又像一根羽毛轻轻搔在心头上。


    赫尔南德斯感觉到那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他的嘴唇上,一种冲动涌上他的心头——这个女人知道他的意图。他握住那只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是我逾越了,那么还希望以后能和贵公司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当女人和她的跟班离开之后,赫尔南德斯站在休息室里,突然笑起来,他拿起放在桌上属于花藏的茶杯,拇指在杯沿的口红印上微微摩挲,嘴唇贴着那点红色的印记将冷茶一饮而尽。






车子开进一条小巷里面停下了,棕发的跟班下车转身就钻进了后座,他把自己的女上司压倒在后座上劈头盖脸地在她的脸上四处亲吻。


“唔,麦克雷,你在发什么疯!”她用手抵住他的胸膛,好不容易把自己从亲吻中拯救出来。


“消毒!”麦克雷抱着半藏的腰理直气壮地说,“他看你的眼神简直像是要活吞了你!”说完他再次俯下身,吓得半藏按着他的脸不让他再往下凑。


“别闹了妆都要弄花了,一会儿还有正事呢。”半藏按着麦克雷的脸使劲往外推,把牛仔的脸都推变形了。


“唔唔,泥西乌嘚(你是我的)!”麦克雷表情委屈的说。大概是他的模样实在是太像害怕被遗弃的大狗,半藏有些心软了,他捧起麦克雷的脸,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


    一个缠绵而又火热的亲吻过后,两人气息不稳的分开,他推了推身上的人,麦克雷很顺从的就让开了身子,他知道现在时间并不合适,他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那就先欠着。”


    “……好。”半藏知道不答应麦克雷是不会放过他的,只能无奈的答应下来。


    麦克雷满意地回到驾驶座,半藏则掏出小包开始补妆。


    他掏出口红,突然想起自己留在牛仔嘴唇上的口红印子,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他坏心眼地决定不说出来。


    之后的行程里麦克雷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极其暧昧的眼光看着他,原本一直对他含情脉脉恨不得贴上来的姑娘们也在看了他的脸的下一刻就慌张的移开了眼睛。


    麦克雷不明所以,直到他去了趟洗手间,才从镜子里看见自己嘴唇上模糊的口红印子。


“啧啧,还真是……”他摸着嘴唇上的印记,对于自家爱人变扭的占有欲有些无奈又有带着点小得意地笑了笑,扯了一张擦手纸将口红擦干净。


    不过多亏这个口红印,在刻意的引导下大家已经成功将他定位攀着女强人上位的小白脸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半藏等人又和赫尔南德斯进行了几次接触,他似乎对半藏非常感兴趣,这只老狐狸和半藏不停的相互试探,最后成功获取了他的一部分信任。


    在获得了赫尔南德斯的信任之后,他为半藏引荐了一些他“圈子”里的“朋友”,也邀请半藏参加过好几次自己举办的晚会,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东洋女人是赫尔南德斯眼前的红人,一时间无数的宴会邀请函如雪片一样递到“她”的面前,这让守望先锋的特工们获得了除了目标以外的更多意外收获。


    温斯顿他们私底下与警方的“老朋友”取得了联系,警方也一直想逮捕赫尔南德斯,只是这只狡猾的意大利老狐狸一直小心翼翼,他们一直没抓到他的尾巴。温斯顿的消息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助力,有半藏他们收集的证据和资料,他们有很大的把握把赫尔南德斯送进监狱里并判他个终身监禁。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无数的宴会和勾心斗角的相互试探却也让半藏累得不轻,不过其中也有不少麦克雷的功劳,这个男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半藏,特别是从赫尔南德斯那里回来之后,他都会借着“消毒”的名义把半藏折腾一番。不过好歹麦克雷也知道大局为重,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尽可能得帮助半藏,让自己就像个真正的忠心耿耿的手下一样在各种细节上让半藏尽可能的舒服。


    以及晚上睡觉前一杯加了白兰地的热牛奶。






    不过机会总是来得那么巧。




    赫尔南德斯觉得花藏是个很有意思的女人:她很强势,做事果决手段高明,可以看出是长期处于上位,习惯于发号施令的领导者,但她甘心为她的丈夫退居幕后,在她嫁过来之后他们公司的规模不断扩大,恐怕也有这一位“贤内助”的功劳;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和气质以及眼界往往会受到身边生活环境所影响,花藏的言行举止优雅且无可挑剔,在数次的交谈中也体现出她的博学,据他所知这样的女性一般都来自历史悠久的豪门贵族,并且是受到家族极其重视,说不定会成为掌握家族大权的主母,这样的女性通常会作为贵族间联姻的最优人选,而她居然嫁给了一个毫无底蕴的美国佬,这份魄力不得不说真是让人十分吃惊。


    他也曾经隐晦地向她问过这方面的问题,这个高贵而神秘的女性只是笑了笑:“我也曾经年轻过。”轻飘飘的带过了。


    赫尔南德斯觉得她或许是个值得合作的女人,有能力,也很识趣,她的性格也很吸引他,或许他们可以进行更深一步的合作?


    他思考着这个可能性。




    在一个午后的下午茶时间,两人刚结束关于一批军火生意的谈判,赫尔南德斯亲昵地向半藏做出了邀请:“亲爱的花藏,不知道有没有幸能够邀请到你来参加明晚的我的生日宴会呢?”


    花藏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着:“我的荣幸。”


    傍晚一张典雅的请柬就送到了她的住所。


    宴会地点是赫尔南德斯一处不为人知的私人庄园。


    众人经过紧急会议,觉得这是一个能够将赫尔南德斯和他的同党一网打尽的好机会,于是和警方联系决定在明晚的晚会上动手。


    而半藏和麦克雷是内应,为了防止被发现,他们并没有带耳机。




    第二天傍晚赫尔南德斯看见走进宴会场的花藏时眼前一亮。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日本传统服饰,赫尔南德斯知道那叫黑留袖,是日本已婚女性最为隆重的礼服,在被花藏吸引之后他花了不少功夫来研究这个亚洲岛国的文化。花藏的黑留袖衣摆上用绣着金色的东方龙、银色的云雾和白色的牡丹花,金银丝织锦的袋带、白色的带扬,黑白夹杂的头发被挽在脑后,依旧是古典的复古红的口红成了她身上最鲜艳的颜色。


    和平常的强势不同,穿着黑留袖的花藏就像一把收入刀鞘的刀,略有收敛,但是就算是收入刀鞘,刀还是刀,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她在一群花枝招展的贵妇中依旧显得格外醒目。


    她的身边依旧跟着那个棕发的英俊跟班,赫尔南德斯知道那是她的情人。




    赫尔南德斯过来的时候花藏正在和杜兰夫人谈话。


    上流社会的人总是会有一两个情人的,这在他们圈子里向来都是一种情趣,他们会带着自己比较中意的情人来参加晚会,有的人只会带比较宠爱的一个,有的人则就喜欢被情人簇拥着的感觉。


    肥胖的杜兰夫人穿着围着白色的皮草披肩,戴着贵重的珠宝,身边围着四五个俊美的青年。她戴着无数宝石戒指和手镯的胖手拿着香槟杯正发出高昂的笑声,那些青年也附和着笑着。


    跟班为花藏拿来了一只香槟,杜兰夫人打量着这个并不算年轻却别有一番味道的男人,棕色的头发,麦色的皮肤,挺拔的身姿,散发着男性的成熟魅力,一身和他的女主人一样黑色的礼服,她身边的那些年轻人和他一比简直就像乳臭未干的小毛头。


    杜兰夫人突然伸手捏了一把他挺翘的屁股。


    跟班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香槟给摔了。


    他的反应让杜兰夫人大笑起来:“哦,真是太可爱了。琼斯夫人,不知道您可否割爱把他让给我?我愿意用我身边的这些小宝贝儿跟你换……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介意付出点其他的东西。”她借着手里香槟的阻挡(虽然什么也遮不住)朝着花藏挤了挤眼睛。


    身边的青年们对于自己被像物品一样被人用来交易反应不一,有些年轻的脸色微微发白,有一些则很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了。


    花藏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旁边受到惊吓的跟班,高大的男人温顺的俯下身子让她抚摸自己的脸颊,就像一条大狗。


    “很抱歉杜兰夫人,我比较挑嘴,这小东西我已经用得很熟了,一时半会儿还不太想换掉他。”


    听她这么说杜兰夫人也并没有太在意,她清楚有时候要找一个比较合得来的情人是件挺困难的事的,所以只是有些遗憾地晃了晃手。不过她仍旧不太死心,说什么时候改变主意都可以来找她,她那里还有很多其他风格的男人,相信总会找到一个让花藏比较满意的。


    “晚上好,两位女士。”赫尔南德斯手拿香槟走过来。


    “晚上好,詹姆。”花藏冲他笑了笑。


赫尔南德斯绅士地牵起杜兰夫人短肥的手亲吻了一下硕大的宝石戒指。 接着他牵起花藏的手,吻了一下她依旧戴着黑色的手套的手。


杜兰夫人何等精明,她看了看,就笑着找了个借口带着她的小情人们走了。


    “有兴趣和我聊聊吗?”他说着,轻轻扫了眼跟班。“詹森你去帮我拿点点心来。”花藏看出他并不希望自己的跟班在这里,于是找个理由支开了他。


    两人走到了露台上,花藏转身看着赫尔南德斯,她的眼睛在大厅方向射来的灯光下是漂亮的茶褐色,眼神却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老虎。


    “那么,亲爱的詹姆你专门把我约到露台上究竟想说什么呢?”




    麦克雷端着小点心的碟子,在大厅里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半藏的身影,最后他终于的在露台找到两个人,他艰难的穿过人群,并且特意避开了杜兰夫人,就在他走近的时候一句话悠悠地飘进了他的耳朵:“……联姻?”


    麦克雷一愣,他趁着没有人注意赶紧往旁边的厚窗帘里一躲,竖直了耳朵偷听着露台的对话。


    “是的,联姻能进一步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我想这是发展我们的家族的绝好方式。”赫尔南德斯语调轻松,就好像他不是在向一位女士求婚而是提议今天下午去看场电影一样。


    麦克雷在窗帘里恨得牙痒痒,他早就看不惯这只老狐狸了,要不是这关系到半藏的安全和团队的任务,他早就一脚踢翻这个混蛋再在他脸上开六个窟窿!麦克雷压抑着怒气,拿起盘子里的水果塔放进嘴里。


    “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我被你深深的吸引了。”一小块慕斯蛋糕被扔进嘴里。


    “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麦克雷一口把一块马卡龙咬掉大半。


    “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接着是一块芒果馅的酥皮点心。


    “那么,亲爱的花藏,你的想法呢?”


    “詹姆,我……”


    麦克雷觉得自己必须行动了,他得阻止这场谈话!但是当他低下头,发现盘子里的点心都被他自己吃光了。


    “该死!”他小声咒骂着。


    他得赶紧拿几个点心去救场,但不幸的是他听见杜兰夫人高昂的笑声朝这边越靠越近,最后停到了他躲藏的窗帘前面。他小心地探头,就看见了杜兰夫人毛茸茸的披风,她正和几个夫人小姐们谈笑,她的那些“小宝贝们”依旧围在她身边。


麦克雷顿时头皮都麻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到露台上的对话。


    就在他犹豫了一下决定硬着头皮冲出去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骚动。


    “怎么回事?!”他听见赫尔南德斯冲着手下厉声询问着。


    “是警察!警察冲进来了!”手下报告着,宾客中开始产生骚动,在这里的人里面没几个是“干净的”,很快一些人要求要离开。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个地点的?!!”赫尔南德斯看了一眼花藏,花藏表情没有任何异样,她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些担心。赫尔南德斯解除了怀疑,他低声安抚着花藏:“没事的,亲爱的,那群条子我很快就会解决掉。”外面的响动越来越大,似乎警察冲着这边来了。接着他一把揪住拿着点心回来的詹森,告诉他照顾赶紧带着自己的女上司离开这里。


詹森点点头,放下盘子护着花藏穿过混乱的人群在赫尔南德斯手下的带领下从暗道离开。“前面就是出口,我们会有车护送你们离开的。”


    “詹姆呢?”花藏问道。


    “先生会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手下低着头说道。


    “是么,真是辛苦你们了。”他听见这个即将成为他们老大的妻子的女人这么说道,他抬头,一把锋利的短刀横在他的脖颈处。


花藏把刀抵在手下的脖子上,冷声叫他举起手来,她的那个叫詹森的跟班上前搜走了他身上的枪,熟练的上膛检查了一下子弹后冲着花藏点点头,花藏随即用力抹过手下的脖子,血溅了一地都是,花藏富有技巧地躲开了飞溅的血花,她并不想弄脏自己的裙摆。


    “好技巧。”詹森悄悄吹了声口哨,毫无人前的乖顺。花藏一点也不淑女地白了他一眼,用低沉的本声催促他了一句:“快走。”


    两人出了通道,迅速打晕了司机捆好(詹森贡献了他的丝质领带,毕竟总不能让女士解腰带对吧)开着车冲出庄园驶向他们的秘密接头地点。






    赫尔南德斯在他的另一座私宅被抓进了局子,他还穿着生日宴会上的那身衣服,只不过现在昂贵的衣料上满是皱褶,他在牢房里转悠着,就像被关进笼子里的狐狸。“那群政府的走狗,他们居然敢抓我……叛徒,肯定是有叛徒泄露了位置……混蛋!等我出来了我要宰了他!”他低吼着。


    “晚上好,先生。”一个沙哑的声音懒洋洋地在他身后响起。


    他转过身,看着一个身穿黑袍的高大身影,苍白的面具在兜帽的阴影下格外醒目。


    “死,死神?!”他震惊地往后退,他听说过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物,这个杀手毫无声息地就潜入进来,甚至连牢门都没有打开,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猜对了,这是奖励。”死神笑着,笑声就像垂死的乌鸦,他举起巨大的手枪,对准了赫尔南德斯的脑袋。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等警察们赶过来的时候,牢房里只剩下一具头被打得稀烂的尸体。


    


    



www周翔玩偶收到啦www敲可爱等这么久很值得!不算很大但是可以抱着睡觉www

基友帮忙买的盾冬坨到了qwq。特地摆出来给我看。幸福的一塌糊涂好想埋进去。ヽ(´∀`。ヽ)一堆坨啊!!!

这里面的坨都有主人了XD。姑娘们可以找在日本的朋友代购⋯⋯本身价格不算贵⋯⋯淘宝看到卖130一个吧唧坨真是吓到我了⋯⋯


【disney shop】这是店名。应该是连锁的⋯⋯

借po主地方 648日元一个 迪士尼日本实体店和网店都有卖 想买的妹子可以自己去迪士尼日本官网买 然后找转运公司运回国内 我不是代购 😂😂我只是刚自己转运好 😂😂【评论里面妹子推荐的方法!大家可以试试去购买!】

给想出本子的主催画手们提醒。字体也要购买【。】

盾冬的福袋到了repo一下!
真的超划算!!!!25买了这么一堆啊!除了徽章是我自己购买的其他都是福袋产物w。
大力夸奖钥匙扣呜呜呜呜呜呜太棒了!我以为是单面的,一般透明钥匙扣都印那种,但是那种特别容易花otz!结果这个是图案夹在中间的,很厚质感超棒!
小卡跟贴纸超可爱wwwwwww!
袋子容量装点化妆品啊零钱啊完全没问题!很实用!
总之一句话趁着还有买买买!

链接🔗淘宝商品:/预售/【今天大盾和吧唧谈恋爱了吗】大团圆福袋(前十送特典) http://b.mashort.cn/h.HFFPu?sm=92188f (👉👉👉复制整段信息,打开手机淘宝可直接访问👈👈👈)

不说名字我以为我买了喻黄⋯⋯